樱桃网app免费看直播

嘭!

李阎一脚踹开天台的铁门,只瞥了一眼地上的花生壳,二话不说转身就走,他甚至连身上的几处伤口都没有处理。

突然强大的冲击力拦腰撞过来,李阎神经绷得很紧,下意识发动隐飞,却依旧被火焰气流强大的冲击力撞得倒飞出去,气浪和爆炸把天线锅炸的四分五裂。

李阎的后背撞碎围墙上,他只来得及在墙上留下一道血手印,然后就从三楼天台被炸到天空中。

山火点燃扭曲的废墟,天地之间红彤彤一片。

李阎的影子扯动,好像被暴雨拍打的浮萍。

丝~丝~

寒气四溢,霜白色的冰川自李阎的手腕开始,大概十多米长,一直冻结到铁窗栏上,李阎也因此停滞在空中。

轰!

紧跟着,他的位置又发生了剧烈的爆炸。

火焰当中,被黑色祸水裹住大部分身体李阎露出一只独眼,如同一道黑色流星,朝枪口的方向冲来!

枪口所在的地方,是个小山坡,距离李阎大概三百多米。

清纯可爱唯诱人风情

在失去了行动队的掩护之后,宋左却没有一味逃窜,而是利用自己原本停留的的位置做诱饵,试图进行最后的扑杀,这倒很符合这老头子的作风,可惜一击不中,他就没有反抗的余地,毕竟,想在这么短的时间里,找一个位置和距离都适合狙击手伏击的地方,那一旦被发现,就很难在李阎的眼皮子底下离开了。

意识到这一点的宋左没有放弃抵抗,他掏出两把漆黑的转轮手枪,连爱不释手的野牦牛狙击枪也没搭理,原本卧伏的身子坐直,脸面向李阎冲来的方向,背对下坡从陡峭的山坡上滑了下去,皮革裤子和沙土摩擦出点点火星,他却没有任何知觉一样。

蓦地,一道黑影突出山坡,宋左筋骨分明的大手扣动扳机,枪口喷射出刺目的火焰气流,那黑影在半空中四分五裂,却是一顶头盔而已。

远处红彤彤的火光映照,黑色的冰牙噗地俯冲而下,紧贴山体朝宋左撞来!

砰!砰!砰!

一枚枚带着刺鼻火药味道的金属弹壳在月光和火焰下环舞碰撞。发出清脆的交击音。

祸水包裹着半张脸的李阎拧眉倒竖,像是没有实体的幽灵,沿着冰川冲向宋左,一枚枚子弹撞在罡斗和水甲上,景物流转,李阎眼角的罡斗裂纹也在逐渐蔓延。

砰!

冰渣和罡斗碎片终于承受不住,迸裂开来,灼热的子弹擦过李阎的眼角,蒸发血液发出嗤地一声,而俯冲的李阎的膝盖,也狠狠撞在了宋左的胸口上。

粘腻的鲜血喷了李阎一裤,如果仔细去看,这些鲜红的血都是类似果冻的流体,夹杂着黑色的内脏碎片。

李阎仅剩的右手扣住宋左的头,发力朝地面砸去,沉闷的肉声伴随溅起的黑色泥沙,宋左手里的两把手枪也无力跌落。

呼~呼~

黑色的祸水四散飞扬,清冷的月光和蒸腾的火焰光辉镀在李阎大小伤口上,触目惊心。

“……”

沉默中,宋左的手指抖动着去摸地上的手枪,李阎一语不发,扣住他的小臂,朝反方向一撅,嘴角带血的宋左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,脖子昂的老高。

“啊啊啊!”

“……”

因为伤痛和疲劳,两个人的呼吸都很粗重,一小会儿,宋左的另一只手又去摸索什么,旁边的手枪却被李阎率先拿在手里。

他瞥了一眼弹槽,确认还有子弹之后顶在宋左的头上,恶狠狠地开口:“你上错船了,老b崽子。”

宋左的手臂被硬生生掰断,剧烈的疼痛刺激泪腺,眼眶里泪水,泥沙和血掺杂,他大口喘着粗气,牙床呲着,毫无掩饰他的痛苦。

李阎拉动枪身的滑架:“我可以让你留句遗言。”

宋左睁着眼,却没有聚焦,他嘀咕了一句李阎听不懂的藏语,然后就闭上了嘴。

大概两秒钟。

砰!

宋左的脑浆和血迹呈现一个爆炸的形状,脑壳也直接轰碎,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。

李阎摇晃着身子站了起来,身上每个关节都在痛苦地呻吟吼叫,接连发动祸涛更让他的脑子像是有一根针在搅动,这无疑让他的情绪更加狂暴。

让人烦躁的疼痛当中,他眼尖地发觉宋左手里攥着什么。

确认不是什么武器之后,李阎掰开宋左的手,才发现里面是一截干瘪的油性笔尖。

这玩意当然不值钱,不过在物资匮乏的凛冬,会准备这东西的机构也不多。

“……”

李阎舔了舔嘴唇,一枚靛紫色的丹药在他牙齿之间若隐若现。

舜炼丸,活死人肉白骨的神药。

脚步声在李阎背后响起。

李阎回头,是攥着一把滴血长刀的黑骑鬼。

他的模样像是被人劈开了似的,小半边身子连同脑袋都消失不见,可铠甲里面却是中空的,只能看到一团红色的光芒,半张脸上的猩红光芒点点闪动,盯着李阎的脸。

李阎盯着黑骑鬼,黑骑鬼也盯着李阎。

“走了。”

李阎招了招手。

黑骑鬼低下头颅,空洞的眼眶里是地上宋左的尸体,然后身化成一股黑流,钻进了李阎的铜钱孔里。

有一件事,李阎一直很清楚。

这次阎浮事件的内容,在他找到余束留下的巴雷特狙击枪的时候就已经结束,默认他已经找到了水株公园,从那时起,李阎就可以随时回归,大概需要五秒钟左右的冥想,就可以脱离这颗果实。

“黑星战车……”

李阎扬起脸,天空当中,有一个不起眼的小黑点。

四阶兵种:三元战斗艇

类别:轰炸型战斗机

所属势力:黑星战车

火力配备: 2000公斤纵火弹

12·7高射机枪

200万吨当量三相弹

备注:黑星战车武器总设计师,林三元先生的系列作品,造价低廉,能耗极低,无污染,却能飞到万米以上的平流层,缺点是机动性底下,优点是装载量巨大,对地火力可怖。

李阎的双眼紧紧地眯了起来,他望向不远处,异常显眼的死白色抹痕,干裂的嘴唇咧的很开。

他没有选择回归,而是朝山崖的方向跑了起来,即便是上千米的高空上俯视,他也如同一道流星般迅猛。

金顶广场以外,街上的人越聚越多,黑压压地,一时间有些站不下脚。

很难想象,那些简陋的流动板房和废墟中间,居然藏着这么多的人。

脸贴着地面的巨大黑色佛像半身断裂,上面还有晾晒的衣服,山火映红了半边天,夜色粘稠,即便通红的山火,也照不亮万米的深空。

……

梁正勇揉捏着额头,女参谋正在向他报告:“乔星上校被敌人袭击,身受重伤,已经送入战地医院,医生的意思是,想保住性命,双腿要立刻截肢。另外,还是联系不上魔穗小队。脸肿的信号也熄灭了。”

“其他的目标呢?”

“雅克活尸已经成功羁押。只有那个临时的二级目标,没有确认击杀或者逮捕。”

梁正勇掏出一块老式的怀表,眼干症犯了似的,眼皮眨了又眨。

“无所谓了,反正他也会死在那儿,把投放命令传下去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参谋的表情有些迟疑,又不敢说话。

梁正勇站起来自己拨动信号,对方的声音传来过来。

“司令,“理想”已经就位。是否投放?”

“立刻投放。”

梁正勇说完就挂了联络信号。

高空中的三元飞艇上,一枚乳白色的浑圆形状的炸弹自机舱坠落,穿过铁锈色的辐射云,带着咻咻的风声落下,落点,是金顶广场。

以坠落的三相弹为圆心,金红色的火焰扩散开来,自夜空俯视,地面上像是卧着一颗耀眼的金色鸡蛋,黑色的辐射尘一圈圈的向外扩散,山林,废墟,街道,错综的电线杆一同被覆盖,然后金红的“鸡蛋”开始向内塌陷……

一点黑色从塌陷的位置往里扩散,黑色斑点充斥了火焰中心,然后这团“鸡蛋”才整个绽放开来!

厚重的辐射烟团向天空攀爬,一层叠了一层,浑厚的像是岩石,然后在高空再次炸开,一朵金色和黑色交错的蘑菇云就此成型,外焰是最透亮的奶油色,最里面是刺目的金。

这朵璀璨的蘑菇云,最终吞噬了一切……

战斗艇上的装备的三相弹,别名氢弹。

翌日,黑星战车发表声明称:药师佛的残余势力在极端狂热的心态下,袭击黑星战车第六军作战指挥部,并丧心病狂地引爆来源不明的中型核武器,以金顶广场为中心,整个总部化为虚无,造成平民伤亡超过十万,即便是在冲突混乱不断的凛冬,这样的事件也足以震惊世界。

在这样的事态之下,黑星战车再次在整个b区掀起了一场针对药师佛信徒的大清洗运动,并因为严重辐射的缘故,将原本的丹措汽车总部,如今寸草不生的大片山脉,划入禁入区。

这次冲突,也被称为“金顶大爆炸”事件。

第六军指挥所迁入原本狂卓玛的总部城镇,梁正勇表示,对此次事件负部责任,在委员会的再三催促下,宣称辞去第六军总司令的职务,即刻前往总部述职。由其子梁为暂任第六军总指挥官。

时态,似乎也到此为止。毕竟,凛冬似乎没有任何一家组织,有公信力和义务做出谴责的姿态……

……

光秃秃的黑色焦土,丑陋的河床上有相互碰撞的冰块。

一只白皙强健的手臂自充斥强污染的水中突了出来,李阎冒出头,湿漉漉的发丝遮住他的左眼,露出的右眼也浅浅地眯着,没有半点光透出来。

浅浅的水声响起,浑身赤裸的李阎从河床上站了起来,赤脚踩在带有余温的焦土上。

他极目四顾,扭了扭脖子,发出两声脆响。然后从个人印记里拿出换洗的外衣,召出“道奇战斧”,翻身上了摩托车。

却是一言不发,朝狂卓玛的总部去了。

正如同梁正勇命令投放“理想”的时候,没对自己做任何的独白或者开脱。

李阎这个时候,也不准备自顾自地放任何狠话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