樱桃视频在线播放官网入口

芷溪扶起地上的沁儿,柔声道:“沁儿,别怕,有我在,不会让你有事的。”

浑身瑟缩的沁儿,见到她瞬间哭了出来:“娘娘……”

“好了,好了,没事了。”芷惜安抚道,随即对丁说,“丁公公,我也不难为你,你等我片刻,我手书一封,你回去带给皇儿,也算给你个交待。”

丁舒了一口气,拱手作揖:“多谢娘娘体谅老奴。”

在外面等候芷惜写信的时候,丁身边的小公公低语道:“公公,如此这般,岂不是坏了我们做差事的准则,这,不多事,不是您一直教导我们的嘛!”

丁瞅了他一眼,微愠道:“多嘴!”

随即缓和了语气:“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。在深宫大内待得久了,自然有了些感情……不能太冷血了,不然人活一世还有个什么劲!”

丁拿了芷惜娘娘的信回宫,交给了皇上。他缩在袖子里的手微微颤动着。

皇上看完,猛然一拍桌子,大声呵斥:“丁你好大的胆子!你就是故意的,故意让母后看到!”

丁连忙双腿跪地磕头高呼:“老奴该死,老奴办事不利,请皇上责罚!”

“你……”皇上愤恨至极,随即甩袖离开。

皇上来到书房,本想端起一杯茶,结果见那水已经温。

软萌小可爱美眉街头摆pose自拍

他双目一沉,用力摔在地上,他气愤至极:“哼!朕难道想给心爱的人出口气都不行吗!”

“哎呦,听说皇上在前殿雷霆大怒,还罚了丁跪在地上……”

后宫里的妃嫔聚在一起叽叽喳喳。

十三公主走来,招呼着:“各位皇嫂嫂都在啊。”

颜妃道:“哎呦,十三妹妹,皇上不知道为了何事,大动肝火呢,连丁公公都受了罚。”

十三道诧异:“到底是为了何事?”

“不清楚,也没人敢问,皇上好久都没来后宫了。”众妃嫔摇头不解,都指望着十三能去探探口风。

十三朗声道:“各位皇嫂嫂,稍安勿躁,我这就去找皇兄问问清楚。”

“好好好,妹妹快去吧。”

刚进到太和殿,见到满地的碎片,就听到里面传来一声怒吼:“出去!”

十三心头一紧,随后柔和道:“皇兄,是我……”

一听是十三的声音,皇上随即抬起头,目光微微收敛锋芒,沉声道:“是你啊,过来吧。”

十三小心迈过地上的碎片,嘴上调皮道:“是谁惹了皇兄生这么大的气?”

皇上缓了声道:“十三啊,最近皇兄实在太忙了,你的事也疏忽了,你和亲的事就结束了,可以考虑起来你的择婿大事了,皇兄帮你做主,一定为妹妹你找个如意郎君。”

十三羞涩一笑:“皇兄,人家才回宫没多久,好不容易不用去那异国他乡了,你这又要赶我走啊。”

“不是赶你走,是放心,给你找个好人家,朕和母后都放心了。”皇上和蔼道。

“皇兄,你对十三最好了,皇兄是这世上对十三最好的男人。我对父皇没什么印象,所以,皇兄给我的感觉既是兄长又是父亲一样的角色。”十三有些伤感的说着。

皇上起身,揽住她:“傻丫头,你是朕的妹妹,朕当然心疼你。”

十三趁机狡黠道:“那十三是不是皇兄在这世上最心疼的女子呢?”

若是之前,赵临渊肯定是一口回答是,但是此刻,他脑中瞬间浮现的是另一个女子的音容笑貌,他嘴角渐渐浮起一抹淡淡的笑意……

十三看在眼里,随即一撇嘴打趣道:“唉,我就知道,皇兄后宫那么多的嫂嫂,怎么可能十三还排在第一。”

皇上难得露出笑容,抬起手放在她头上微微一揉:“你这丫头,朕后宫那么多嫔妃哪里抵得过朕的小十三啊。”

“那高蓝呢……”十三脱口而出。

皇上放在她头上的手瞬间静止,怔了半晌,收回。

十三指着地上的碎片道:“皇兄,这也是因为高蓝吧。”

皇上背着手走开几步,并未言语。

“还有丁公公,他现在还跪在大殿里呢。”十三愤愤,“皇兄,高蓝她再好,也是你留不住的人,她的心就不在此,你不要再为——”

“来人!”皇上突然双目炯炯,一个高喝,将那边的十三吓了一哆嗦。

外面慌慌张张跑进来一个小太监,诺诺道:“皇上吩咐。”

“还快将地上收拾干净!”皇上冷声道。

刚刚那一声,十三知道皇上是说给自己听的,于是有些落寞:皇兄,已经是皇上了,不再只是十三自己的哥哥了。

于是恹恹作揖:“十三告退。”

“等等,”皇上叫住她,随即柔声道,“十三,你永远是朕的最亲的小妹妹,朕也会尽自己所能永远将你好好捧在手心呵护,但朕不希望你跟她去比……”

十三转过身来,眨了眨眼睛:“十三知道了,十三只是怕皇兄会伤心的……”十三说完,目光涟涟的看着皇上。

皇上挑了挑眉,言语忽然变得轻飘了些:“能让朕伤心,也算是她的本事。朕接受她的挑战。”

十三讪讪笑了一下,随即忐忑问:“那丁公公……”

“去让丁起来吧。”皇上对外面高喊一声。

领了旨意,丁颤颤巍巍起来,人老了禁不住长跪在地。

十三连忙向前扶他,见他额头磕出了血迹,拿出手帕帮他擦拭。

丁抬起头一瞧,露出感恩戴德的表情:“原来是十三公主来为老奴求得请。”

十三道:“母后送来信,其他没说,就说让我来帮你说说情。”

“唉,芷惜娘娘还真是仔细啊,连十三公主这个免罪金牌都替老奴想到了。”丁连连感慨。

十三狐疑问:“丁公公,这到底所谓何事啊?”

丁叹道:“十三公主,既然芷惜娘娘都没跟你说原委,我也不方便多说了,就别难为老奴了。”

十三听后点点头,道:“奥,不过,我也猜得到,能让沉稳如水的皇兄情绪失控,发那么大火的事,肯定是跟那个高蓝有关系的。”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